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

老兵周海清:提槍赴沙場 浴血昆侖關


來源:華西都市報    發布時間:2017-01-13 10:50:00

  99歲川籍抗戰老兵周海清:提槍赴沙場 浴血昆侖關 

  99歲的抗戰老兵周海清接受華西都市報記者采訪。楊濤攝

  【老兵檔案】

  姓名:周海清 

  年齡:99歲 

  民族:漢籍貫:四川成都 

  所屬部隊:中國軍隊36軍第5師工兵營第一連 

  職務:排長 

  參加戰役:桂南會戰等 

  【口述實錄】

  “抗戰爆發時,我們家的生意已經不行了,而且大哥去了前線,就杳無音信。無論是從保衛家園,還是尋找親人出發,我都理應去參加抗戰。這人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去了也算了了一樁心愿。” 

  “我們到了重慶受訓,一 開始還比較嚴厲,后面就水得多了。要弄體能訓練,還得學習射擊、布雷排雷、修路搭橋,每天起得很早,但生活還算可以。” 

  “參加昆侖關戰斗時,一顆炮彈往我這邊飛過來,我身子立馬往坑洞里倒。戰友以為我被炸死了,結果發現我暈倒在坑洞里,便抬到后方試著救治。等我醒來時,大部隊已經到了前方,雖然腦殼嗡嗡響,還是提槍去追了。” 

  “王仁武是我十分佩服的戰友,打鬼子是貨真價實的拼命。那天,我被營長留了下來,最后得知王仁武被彈片打中了全身多處,生命垂危,之后,他退到后方救治,我再未見他上過戰場,最后也不曉得他是死是活。” 

  “新排長是下午4點過來的,跟大伙兒吃了飯算認識了。結果下午5點接到任務去迎戰,沒出去多久就陣亡了,戰爭太殘酷了。” 

  99歲川籍抗戰老兵周海清:提槍赴沙場 浴血昆侖關 

  中國軍人祭悼犧牲的戰友。

  /文史資料/ 

  昆侖關大捷 

  昆侖關戰役,是抗日戰爭的大型戰役之一,也是桂南會戰中,中國投入戰力最強部隊的一場戰役。主要地點位于中國廣西戰略要點昆侖關,起始時間為1939年12月18日-1940年1月11日。 

  為奪回被日軍占領的昆侖關,桂林行營主任白崇禧調集9個軍的兵力,分別從北、東、西3路出擊。經過數次反復爭奪,中國軍隊最終攻克昆侖關,將日軍大部殲滅,取得昆侖關大捷,重挫日軍王牌第5師團,予其第21旅團以殲滅性打擊,擊斃其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聯隊長三木吉之助大佐及以下官兵4000多人。此役也是中國軍隊對日軍發起的一次成功的正面攻擊戰,極大地振奮了民心士氣。 

  99歲川籍抗戰老兵周海清:提槍赴沙場 浴血昆侖關 

  中國軍人繳獲日軍旗幟。

  2016年10月26日下午,成都市青羊區王家塘街,秋陽透過枝丫映在馬路上。周海清午覺醒來,裹著厚實的衣衫,如往常一樣出門溜達。陽光落在他布滿溝壑的臉上,他舒服得瞇著眼享受。回家時,路過小區門衛室,守門人老遠就跟他打起招呼,周海清看到后揮揮手,算是作了回應。

  深秋里的成都,遇到難見的太陽。小區里不少曬太陽的居民,看著他緩步進來,都上前去向他問好,也有小孩子追著他問:“爺爺,您再講講打鬼子的事吧!”每當這時,周海清總會語氣緩慢,嘴巴張合間,道出了他和川軍兄弟們在昆侖關等地一同抗擊日軍的崢嶸歲月,“我們排的戰士從不拉稀擺帶,多數時候都沖在部隊最前面。那時候的戰場,飛機、坦克、大炮到處都是,想活下來,就得打贏前面的鬼子……”

  保家衛國驅日寇 

  男兒提槍赴戰場 

  1916年12月31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硝煙還在歐洲彌漫時,四川成都一家錦緞紡織店的周老板,迎來了他的第三個兒子。仔細考慮后,他給孩子取名叫海清,寓意將來子承父業,能青出于藍。

  周家住在成都城區天涯石一帶,祖輩都從事紡織行業,到周老板這一代,家道沒落了。周海清幾乎沒上過學,一直都在家學紡織手藝,他和兄弟們曾想過振興家業。

  然而,1937年7月7日后,一則“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征丁方式,席卷了平靜的成都城。周海清的大哥被抽中,趕赴抗戰前線。

  周海清只記得全家是哭著送走大哥的,父親站在門口一句話都沒有說。后來,家中與大哥斷了消息,有人說他陣亡了,也有人說他活下來,但多年過去,仍沒見到大哥回來,“想是已經死了吧。”周海清說。

  無論周海清全家如何努力,在戰爭大背景下,家道崩塌是遲早的事。“那年又有征兵的隊伍來,我立馬就去報了名。”周海清雖然年紀輕輕,但同不少愛國青年一樣,他已有了保衛家園、趕走日寇的信念,“還有一點,就是想去前線找大哥。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去了也算了了一樁心愿。”

  1938年,他與不少四川青年一樣,坐上了成都開往重慶的汽車,在意氣風發中與從小長大的土地告別。隨后,他被編入到中國軍隊36軍第5師工兵營第一連,成為一名抗日戰士。

  99歲川籍抗戰老兵周海清:提槍赴沙場 浴血昆侖關 

  中國軍隊向昆侖關集結。

  駐防訓練一年多 

  親歷重慶大轟炸 

  想起之前的歡送會上,旗幟飄飄,眾人送行的場景,坐在汽車上的周海清,突然感到肩膀上加了個擔子。一路顛簸,抵達重慶。

  與周海清一起報名的人,被分在其他隊列里。報到相互介紹后,他欣喜地發現,這么多年輕人,很大一部分是老鄉,也有較遠地方的,年齡大多相仿。“我們的連長張光忠(化名)也是成都人,住在龍泉驛那邊。”這些熟悉的四川口音,讓他覺得離家很近。

  在重慶,這批新兵蛋子,每天都要接受訓練,還得輪班擔任駐防巡邏。“一開始比較嚴厲,后來就水得多了。”周海清說,體能訓練是每天必須的,還得學習射擊、布雷排雷、修路搭橋等,“起得早睡得也早。總的來說,生活還算可以。”

  1938年至1943年間,重慶遭遇日機長達5年半的轟炸。據不完全統計,日機對重慶轟炸200多次,出動近萬架次飛機,投彈量10000枚以上。

  在重慶的周海清等人,感受到了日軍的瘋狂,隨時準備跑警報成了尋常事。“最慘的還是百姓,城里的房屋幾乎被炸平了。”周海清說,由于年代已久,他只記得重慶成了危城,“每天都人心惶惶,有可能上午,或者晚上就被日機炸死、燒死在家中。”

  99歲川籍抗戰老兵周海清:提槍赴沙場 浴血昆侖關 

  中國軍隊收復昆侖關。

  攻堅大捷昆侖關 

  重挫日軍王牌師 

  為期一年多的重慶駐防訓練完成后,1939年,周海清隨36軍奔赴湖北,再轉經廣西柳州,走路抵達賓陽縣境內,參與昆侖關攻堅作戰。

  昆侖關,是南寧進出桂林、柳州的門戶,也是進攻貴州、重慶的重要通道,自古以來是兵家必爭之地。1939年11月,為切斷中國海外交通補給線,日軍王牌師第5師團及駐臺灣混成旅團,在廣西北部灣龍門港“閃電”登陸,并于當月24日攻占南寧等地。12月4日,日軍占領昆侖關。

  “國民”政府急調第5、第99、第36軍增援廣西。為奪回昆侖關,中國軍隊調集9個軍從北、東、西3路出擊。北路軍負責昆侖關正面及側背的攻擊;東路軍在郁江南岸及邕欽路兩側襲擊日軍后方,主要任務為破壞日軍交通運輸;西路軍向高峰隘攻擊,以此牽制日軍。

  12月18日,北路軍先對昆侖關發起反攻,與日軍展開激烈爭奪,同時還趁機切斷日軍退路,東、西兩路軍則從兩面策應。經過反復爭奪,31日,中國軍隊第三次攻克昆侖關,將日軍大部分殲滅,取得昆侖關大捷。

  回憶起昆侖關戰役,曾隨軍沖鋒一線的周海清嘆了口氣:“那時候我是副排長了,我們排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大多倒在了那里。”

  作為中國軍隊對日軍發起的一次成功的正面攻擊戰,昆侖關大捷重挫了日軍王牌第5師團,對其第21旅團以殲滅性打擊,擊斃日軍4000多人,極大地鼓舞了士氣。

  炮彈在陣地炸開 

  戰友以為他陣亡 

  “我們是作為援軍抵達昆侖關的。”周海清回憶說,他們是臨時接到命令奔赴廣西的,“那時候的昆侖關,已經被日軍占領了。”

  那時的周海清,已從普通士兵歷經戰爭洗禮,成長為副排長。“我們排幾乎每次都沖前線。”雖然屬于工兵營,但也經常加入沖鋒陣營。令他最為心痛的是,每一次戰斗下來,他都發現自己帶的兵娃子又少了幾個。

  “昆侖山周圍還有不少山,我們要拔除敵人的每個據點。”有一次,他站在陣地工事上,部隊戰斗正酣時,一顆炮彈不偏不倚在他不遠處炸開,“人就無知覺地騰了起來,然后重重地摔了下去。”

  起初,戰友們以為他被炸陣亡,有人將他抬到后方安置,“應該是戰地醫生發現我還有氣,安排我休養。”周海清說,炮彈還沒落下,他的身子便往坑洞里倒,“幸好只受到沖擊暈倒,并未造成多大的傷。”等他醒來時,大部隊已經開赴前方。腦袋還在嗡嗡作響的周海清,提著槍就去追趕隊伍。

  “走到一處山上時,排長準備讓大伙兒駐扎在山頂一處巨大的凹地。”周海清說,他當即阻止說,這個地方看起來雖然安全,“但根本打不到敵人,只能保一時之命。假如敵人炮彈打進來,所有人都得慘死。”

  “打仗要做好赴死的準備,這樣躲躲藏藏的太慫了。”隨后,周海清帶領排里的兄弟來到另一處攻守較好同時也面臨著較大風險的地方。

  99歲川籍抗戰老兵周海清:提槍赴沙場 浴血昆侖關 

  中國軍人向日軍發起進攻。

  排長赴任一小時 

  參加作戰犧牲了 

  “我能在戰爭中活下來,得感謝我們營長。”周海清說,如今想來,當初營長對他可謂十分照顧,“可能是看我打仗比較可以,舍不得讓我這么早犧牲。”

  周海清說,他們排幾乎每次沖前線,都只有寥寥數人活下來,“活下來的就有我,不是我貪生怕死,而是營長救了我好幾次。”

  “有一場戰役中,排長被雷炸死了。新排長還沒到來,由我暫時接替。”周海清說,他當時帶著全排作戰,“正打得激烈時,營長派人把我叫了下來。”

  “最后統計時,排里活下來的沒幾個了。”周海清抹了抹眼睛,就連他最看重的戰友王仁武,也是深受重傷。

  “王仁武是我十分佩服的戰友,打鬼子是貨真價實的拼命。”那天,他被營長留了下來,最后得知王仁武被彈片打中了全身多處,生命垂危,“之后,他退到后方救治,我再未見他上過戰場,最后也不曉得他是死是活。”

  部隊得到了補充,一批年輕的新兵加入,也來了一位姓李的新排長。周海清記得,李排長是下午4點來的,之后跟大伙兒吃了個晚飯,下午5點過接到任務迎戰,“他帶人準備上戰場,走前交給我一封信,說如果這次沒回來,就把這封信幫他寄回老家。”

  部隊出去沒多久,便傳來了剛上任一小時左右的李排長陣亡的消息,“中彈了。”

  離開部隊回成都 

  得知勝利后灑淚 

  經歷桂南會戰后,36軍由于傷亡巨大,“國民”政府將該軍番號撤銷,下屬部隊繼續參與對日作戰。

  “部隊里有英勇的戰友,也有貪生怕死之人。”周海清性情耿直,眼里進不得沙,因此得罪了一些軍官。但因其戰功赫赫,這些軍官也只能稍作打壓。

  1942年,會下象棋的周海清在部隊駐扎時,與兄弟排的另一位大他近20歲的排長下棋時發生爭執,并動起了手。最終,事情鬧到上級那里,兩人都被狠狠批評和處罰。

  當時正好碰到部隊重整,有些消極的周海清,向長官提出離開部隊,回成都老家看望親人。營長默許他的要求,連同將另一位排長撤走。

  回到四川后,周海清有些后悔,但還是認了命,“參軍幾年,打了敵人,找過大哥,心愿已經了了。”之后,他靠做短工,小生意維持生計。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成都郵局將該消息通告出來,大家敲鑼打鼓走上街頭,相互轉告抗戰勝利了。聽聞消息后,周海清望著曾出川的方向,兩眼流淚,放下手中的活,加入到狂歡的人群中。

  沒人知道,這位親歷過前方戰事,目睹戰友接連陣亡,最終等來抗戰勝利的老兵,當時的心中是怎樣的感覺。

  身體好時打麻將 

  每天堅持去散步 

  “還有兩個月,就是他的百歲生日了。”10月26日下午5點過,散步回來的周海清躺在床上養神,女婿李克知下班回來煮飯,“人老了,他身體沒以前好了。”

  李克知說,前些年,老人身體和記憶力都很好,還經常與小區里的大爺大媽一道約起打麻將,“幾乎每天都去。”

  但是,兩年前一場大病后,老人的身體就每況愈下了,“視力和聽力下降得尤其明顯,記憶力也沒以前好了,對很多事情都不在意了。但要是向他問起抗戰打鬼子的事情,他的精神勁兒又會回來。”

  如今,老人還保留一個愛好――堅持每天散步。“一般是早晨和下午會出去。”李克知說,吃過早飯,老人會出門溜達,“沿著街道走上一會兒,每次都不會走太遠,他擔心不記得回來的路了。”

  “他的故事,也是最近幾年才講出來的。”李克知說,老人一直藏著有關抗戰的事情,但現在小區內幾乎所有人都曉得,他是一名打過鬼子的抗戰老兵,“平時提到最多的,還是他的幾位戰友,但早已經沒了他們的消息。”

  華西都市報記者楊力 實習生李琴(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為資料圖片)

編輯:蔣衛

相關信息

招商引資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南寧昆侖關旅游風景區管理委員會 版權所有
地址:南寧至賓陽二級公路50公里處 電話:2856466 郵編:530214
桂ICP備17013273號-1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 电子游戏娱乐 阿斯特拉 三颗骰子猜大小怎么玩 三公扑克牌软件 利宝网手游交易平台 竞彩二串一计划图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结果 玩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如何代理棋牌 红马计划官网安卓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