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

棗宜會戰:比隨棗會戰規模更大的一場血戰


來源:解放軍報    發布時間:2016-05-26 18:07:00

     

    圖為中國軍隊沖入棗陽城內與敵人巷戰的情景。(資料照片)

  1940年初,中國軍隊對日軍發動冬季攻勢后,日軍立即準備實施報復性的反擊作戰。日軍認為,宜昌是重慶的門戶,攻占宜昌,可以直接威脅重慶,于是決定派第11集團軍進攻宜昌。負責宜昌地區防務的中國第5戰區獲悉日軍將大舉進攻后,決定在棗(陽)宜(昌)地區與敵決戰。

  5月1日,日軍開始進攻,企圖以中間突破,兩翼迂回的戰術,將第5戰區主力圍殲于白河東南棗陽地區。5月7日,日軍各路分別進占唐河、隨陽店和汪家集,對棗陽形成包圍態勢。守軍在各陣地進行抵抗后及時轉向外線。第84軍第173師在棗陽附近掩護主力撤退時,遭優勢日軍圍攻,損失慘重,師長鐘毅犧牲。8日,日軍占領棗陽,但圍殲守軍主力的企圖落空。

  隨后,第5戰區向日軍展開反攻,對深入棗陽周圍地區的日軍形成圍攻之勢。在北線,5月12日開始,第31集團軍等部由東、南、北三面向正在樊城東北集結的日軍第3師團、石本支隊進行頑強的攻擊,殲敵4000人以上。在南線,第5戰區右集團總司令張自忠率部東渡漢水進到棗陽以西地區堵截南撤日軍。5月14日,張自忠親率第74師、騎9師及總部特務營與日軍5000余人血戰竟日,復激戰通宵。第二天,日軍調集飛機20余架,炮20余門,輪番轟擊。5月16日晨,張自忠部進至宜城東北罐子口地區與日軍展開激戰,在敵猛烈炮火的轟擊下,被迫退至南瓜店附近。日軍得知第33集團軍總司令部被包圍,集中全力展開瘋狂圍攻。張自忠數次中彈,多處負傷,仍鎮定自若指揮戰斗。終因實力懸殊,第74師和特務營傷亡殆盡,張自忠壯烈殉國。

  日軍在宜城東北地區反撲得逞后,乘機大舉反擊。第5戰區部隊退往白河以西。5月31日起,日軍先后由襄陽東南、王家集、舊口鎮西渡漢水,進攻宜昌。6月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決定將第5戰區分為左、右兩個兵團。左兵團兵團長由司令長官李宗仁兼任。右兵團兵團長派政治部部長陳誠兼任。

  6月2日晚,陳誠抵達萬縣,3日進入宜昌附近三游洞開設指揮所,并請準將其嫡系、駐重慶整訓的第18軍緊急船運前線,擔任宜昌守備任務。第18軍6月8日至10日才趕到宜昌,立足未穩即遭到日軍猛攻。12日,宜昌陷落。

  日軍占領宜昌后,見作戰目的已經達到,命令各部迅速摧毀宜昌的軍事設施,準備返回。15日,日軍令部隊撤回漢水東岸。17日,第18軍尾追撤退日軍收復宜昌。

  此時,在歐洲戰場上,德軍占領法國巴黎。日本陸軍參謀部內南進論抬頭,迅速解決中國戰事的呼聲高漲。正在對中國大后方重慶等地實施戰略轟炸的日本海軍航空兵,也提出把宜昌作為航空中繼站。于是,日軍急令已撤到宜昌東面10公里土門埡的第13師團等部再次進攻宜昌。此后,中國守軍在江陵、宜昌、當陽、荊門、鐘祥、隨縣、信陽外圍之線與日軍形成對峙。(楊玉玲、趙虹霖、王文峰)

  延伸閱讀:張自忠:人言之致命,猶甚于日寇

  這一切,在外人看來,完全是另一番圖景。

  大家只是看到,第29軍全軍將士對日本人全都橫眉立目,只有張自忠一人,竟與日軍保持往來,甚至應邀去日本訪問,受到歡迎和敬重。

  這種時候,人們會忘記就在幾年前,張將軍曾擔任喜峰口戰役的前線總指揮,令大刀隊夜襲敵營,砍下數百日軍的頭顱。為此,還有了《大刀進行曲》這首歌,當年膾炙人口。后來,這首歌被全面修改歌詞,變成了歌頌東北義勇軍和全國老百姓,殊不知,當年它是獻給第29軍大刀隊的,第二句歌詞不是“全國愛國的同胞們”,而是“29軍的兄弟們”。

  那個時候,張自忠是抗戰英雄,但一晃就變成了嫌疑漢奸。

  對于張自忠全面的誤解,是盧溝橋事變之后。為了保全戰斗實力,第29軍奉命南撤保定,以取得緊急北上的5個甲種師的支援。與此同時,為了疏散和安置沒能隨軍撤離的軍人家眷,為了京津不受重大損失,也為了收殮沙場上的官兵尸體,宋哲元任命張自忠代理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兼北京市長,與敵敷衍,拖延時間。

  這一次,沉默寡言的張將軍落淚了,他對秦德純副軍長說:“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漢奸了。”

  果然,張自忠徹底成了眾矢之的,成了叛徒、大漢奸、賣國賊的代名詞。1937年后半年的報紙,多在痛罵他“賣國變節”,一律稱之為“張逆自忠”。那時的中國文人,凡喜歡發表言論的,沒有誰沒罵過張自忠。一些大報用醒目的大標題配文,諷刺張將軍“自以為忠”,其實是“張邦昌之后”。張自忠想改變公眾看法,最有效的辦法便是“粉身碎骨,以事實曲直于天下”。

  在一片痛罵聲中,張自忠始終緘默著,周旋著,估算著第29軍向目的地有序撤離的時間,努力使京津免于屠城。等到日軍要求他通電反蔣,他已完成宋哲元交給他的任務,他便斷然拒絕,隨后稱病,躲進德國醫院,然后騎車逃往天津,再換乘英國輪船去青島,至濟南,企圖轉道南京。

  在濟南時,張自忠被山東省主席韓復榘上將拘押,韓主席叫來秦德純,另派一位大員,一同押解張自忠去南京候審。在韓復榘看來,張自忠的確是漢奸,必須懲辦。

  張自忠被押上火車時,京滬各大報紙皆發電訊,報道“張逆自忠今日解京訊辦”,連車次也做了詳報,所以火車一進徐州站,秦德純忽然發現打著白旗的學生包圍上來,急忙令張將軍躲到廁所里,張將軍自問無愧,不肯,被秦德純推了進去,隨手把門鎖上。學生沖上車,咆哮著要抓“漢奸張自忠”,秦德純頗費一番口舌,才把憤怒的學生騙下火車。

  這件事,對張將軍的刺激極大,讓他清醒地知道了自己的公眾形象。

  也就是從那時起,“死”這個字,頻繁出現在張將軍的腦海。

  到了南京,張自忠見到蔣中正,心頭懸垂的石頭落了地。蔣中正相信張自忠是愛國的,勸說他放寬心,好好休養。張自忠大為感動,在解除拘押回寓所的路上,他含著淚,對秦德純說:“如果委員長令我回部隊,我一定誓死以報領袖,誓死以報國家。”

  在張自忠看來,蔣中正給他的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用來證明自己不是漢奸。

  如果沒有這個機會,他將遺臭萬年,所以他對蔣中正心懷感激。

  1938年,張自忠代理第59軍軍長,歸隊當天,他又一次落淚,對著同樣擔負著漢奸惡名的老部下說:“今日回軍,除共同殺敵報國外,是和大家一同尋找死的地方。”

  為什么說得這么狠?因為張自忠是不能打敗仗的!一個被疑為華北頭號漢奸的人,從一開始便失去了可以撤退可以打敗仗的權利,他只能勇往直前,痛擊日軍。

  張將軍做得不錯。在徐州會戰中,他痛殲板垣師團兩個聯隊,并銜尾急追,日進60公里,取得“臨沂大捷”,坂垣征四郎數次羞得要自殺。在武漢會戰之后,他以一對十,擊斃日軍3位聯隊長,殲敵1萬3千人,最終挫敵潰退,贏得“鄂北大捷”。不久,張將軍再次猛沖猛打,取得“襄東大捷”。

  不過,即使軍功在身,為民族獨立而死和為洗清自己而死,這兩種死念依然纏繞在張自忠的心底。當然,他勝利了,但他沒有死,所以老百姓和記者都已承認他確實很能打仗,可要說他是民族英雄,似乎還差得遠。很多人認為,這些勝仗,不過是在彌補他過去做過漢奸的罪過。而只有張將軍自己知道,他從未做過漢奸,但他必須用壯烈的死來證明。

  1940年,日軍集中30萬兵力,猛攻湖北襄樊,張自忠的機會終于來了。

  張自忠在襄河東岸打了1場勝仗,撤回西岸,與敵對峙。此時,他的第33集團軍只有3個團的兵力在此,其他部隊分散在各個隘口,不能抽調,但張將軍不知為什么,非要再渡襄河,去打敵人的重兵。即便如此,張自忠作為中將總司令,不管怎么個打法,他本人都沒必要親率小股部隊外出冒險,但他不顧部下再三勸說,非要堅持讓馮治安副總司令留守,自己率區區兩個團渡河作戰。

  張將軍平素生活簡樸,從來只穿土布軍裝,與下級軍官無異,但這一次出征,將軍一反常態,竟穿上了黃呢軍裝。這讓送行的人非常吃驚,他們后來才明白,他們的總司令已經做好了回不來的準備。

  5月14日,張自忠將日軍第13師團攔腰切斷,日軍兵力是自己的1倍半,但張自忠毫不畏懼,屢次下令沖鋒。

  日軍屢屢受挫,奇怪這支中國軍隊何以如此倔強,獲悉是張自忠親自帶隊,15日便大舉增兵,以1萬兵力,分南北兩路,夾擊包圍張自忠,以期鏟除心患。

  5月16日,張將軍布陣十里長山,日軍以飛機和大炮配合轟擊,彈如雨下,革命軍陣變成一片火海。張自忠身材高大,穿著耀眼的黃呢軍裝,目標明顯,日軍更是從3個方向,用交叉火力,向他那里射擊。

  中午,張將軍左臂中彈,但他堅持著,給第5戰區司令部寫下最后一份報告。然后,他告訴副官:“我力戰而死,自問對國家,對民族可告無愧。”

  此時,日軍包圍圈尚有東北角一個缺口,但誰都可以突圍,惟張將軍是沒有權力撤退的,他不能因為做逃兵而勾起公眾豐富的聯想,于是,他讓蘇聯顧問和文藝兵沖出了缺口。

  下午3點,張將軍腰部中彈,右肩右腿被炮彈皮炸傷,只能臥地指揮。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將軍又中3彈,卻猛然站起,被身后的日本兵射殺,另一名日本兵跑上前去,用槍托擊碎他的頭顱,把刺刀插進他的腹部……

  這一刻,張將軍知道,他絕對不再是漢奸了,他將是永遠的民族英雄。

  日軍發現將軍衣兜里的金筆刻著“張自忠”三個字,大為震驚,立即列隊脫帽,行軍禮致敬,最后用棺木盛殮,豎起“支那大將軍張自忠”靈牌。不知道日軍這么做,是因為崇敬將軍忠勇,還是依然像過去一樣喜歡他的儒雅親善。

  不久,張將軍的尸體被從日軍修建的墳塋中啟出,運至宜昌,停靈東山寺,數萬宜昌人不期而集,悲傷之情,溢于言表。但除了痛恨日軍之外,他們是否為錯怪過這位忠烈感到深深的內疚?靈櫬沿長江逆流送抵重慶,儲奇門碼頭人山人海,10萬人前來憑吊,而這些人,又有多少當初沒罵過張自忠呢?好在這個時候,他們終于明白了,棺材里的人是真正的英雄,但誰為他的死承擔責任呢,報社和公眾輿論會一致憤怒地說,該死的日本人!

  這至關重要的慘烈一死,掃蕩了將軍身上的所有榮譽陰霾,使張將軍在所有后人、在國民黨、在共產黨那里,都成了名垂千古的民族忠烈。

  5月28日,國民政府舉行隆重葬禮,蔣中正題寫“勛烈常昭”,追授他為陸軍上將,使其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盟軍陣營戰死的最高將領。

  8月15日,延安舉行隆重的追悼會,毛澤東題寫“盡忠報國”,使之日后成為新中國追認的“革命烈士”。

  從此,媒體開始專心致志地描繪張將軍從小就是民族英雄,大眾也完全忘記了張自忠曾是他們唾棄的徹頭徹尾的“大漢奸”。

編輯:蔣衛

相關信息

招商引資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南寧昆侖關旅游風景區管理委員會 版權所有
地址:南寧至賓陽二級公路50公里處 電話:2856466 郵編:530214
桂ICP備17013273號-1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 东方经心白姐一肖6码中特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 头彩网 网络炸金花赢钱诀窍 赌大小必赢数学公式 亚洲女排锦标赛比分直播 大小玩法 中超足球直播 北京pk10计划开奖 二八杠技巧口诀论坛